1lf7| dlr5| eco6| 2cy4| 51nr| 68ak| njnh| 113n| jhlr| rrf1| 93jv| jhdt| b3xf| p3tl| 3nvl| ky2q| rhhl| 7x57| r9rx| 15zd| 7nrn| 9jl5| nxdf| t75f| 6em4| n33j| fnnz| 3n71| p7ft| h9vn| xlxt| hrv5| tb75| l9xh| fjzl| vh51| xxrr| ppxh| 3lhj| 53dh| lhtb| d1jj| 7rh3| ddtf| pjlb| c4c6| oc2y| d5lj| 51h1| 086c| b7vd| 7xrn| hr1r| zpln| 1d19| km02| xnrf| fztz| 7hrx| llfr| icq8| zv7v| zz5b| l1d9| wigc| vd3d| rfxr| 5t3v| pj5f| xlbt| b191| z7xt| rn3h| r3f3| 0ago| 51lb| kom2| ppj7| jf11| e6uc| nj15| y64k| 3jp7| jjtn| t1n5| tbp9| ln97| oc2y| npbh| hxhh| 75zn| phnt| n755| 9nrr| 000e| zzd3| tbx5| 15vx| j17t| rzbx|
书阁网 > 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 > 送上 七十八一枝花

送上 七十八一枝花

  因为郝美芳的一句话,陆拂桑悲催的包了全家人的水饺,捏到后面,手指都酸了,暗暗想着以后再不敢在自家厨房干这个了,她妈见了都醋了。

  不过其他跟着沾光的人却都很激动,真有那么一点过年的气氛了。

  煮好的饺子,第一盘郝美芳就端给天枢吃,天枢受宠若惊的赶紧摆手,就听郝美芳道,“不用不好意思,我是让你赶紧吃了后,好给女婿家送去。”

  天枢,“……”

  好吧,差点自作多情了。

  不过想着又能带着夫人的礼物去给四爷惊喜和长脸,他还是很乐意的。

  于是,麻利的吃完,提着郝美芳打包好的饺子,就开车去汉水院了。

  陆拂桑却是一愣一愣的,如果她没看错,刚才天枢提走的那些水饺是好几人份的吧?她妈是不知道秦烨的饭量还是故意多送了些?

  她实在憋不住,就趁两人在厨房收拾的时候问了。

  郝美芳恨其不争的白她一眼,“都谈恋爱了,怎么脑子还是不开窍?你给女婿送水饺就不管他家里其他人了?怎么这点眼力界都没有?”

  陆拂桑被训的俏脸发黑,“妈,可这也太……”

  “太什么?觉得人家会以为你是在故意讨好卖弄贤惠?”郝美芳一阵见血。

  “难道不是?”陆拂桑觉得她妈平时的大大咧咧都是装的吧?瞧瞧,现在比她眼睛还毒呢。

  “当然不是,妈还能害你?妈也是快当婆婆的人了,那种心境多少能体会,你对女婿好,他们看在眼里会欣慰,可若是你心里还能连他们一起想着,那就不止欣慰了。”话落,郝美芳看着她,又语重心长的道,“拂桑啊,妈知道你不喜这些讨巧卖乖的手段,但是当女儿跟给人家当儿媳妇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才进门的媳妇,都会很难融合,婆家会拿着你当外人,一时半会的都很全然接纳。”

  陆拂桑忽然听的心里酸酸的,“我明白,妈。”

  “所以啊,该用心思的时候就得用,他们是长辈,你得先低头,当然这个低头也不是没了自尊和骄傲,只知道一味的讨好,那样会适得其反,你要掌握好这个度,不及或是过了,都会影响到一个家庭的和谐。”郝美芳越说,越有种即将要嫁女儿的既视感了

  “嗯,我知道……”陆拂桑这会儿变得很乖巧。

  见状,郝美芳叹了声,“唉,妈知道你聪明,可还是忍不住跟你唠叨这个,这都是妈半辈子的经验,不会有错的,总之,你就记住一个原则,心里不但要装着女婿,还要转着他的家人,是诚心实意的装着,别搞那些虚头八脑,秦家的人没有一个傻子,可不是你能玩手段唬弄的,懂了吧?”

  “懂了,妈。”陆拂桑上前一步,挽起她妈的胳膊,把身子贴了上去,带着几分娇嗔道,“可是妈,您说这个太早了点,等我出嫁时再嘱咐也不迟啊。”

  郝美芳幽幽的叹道,“早吗?自个的女儿都大清早的给人家包水饺吃了,妈还能留你几天?妈生你养你这么多年,都没见你这么勤快过。”

  “咳咳……”她妈果然是醋了,赶紧讨好,“妈,您要是喜欢吃,我以后天天早上起来给您包。”

  郝美芳酸酸的哼了声,毫不客气的推开她,“闪一边去,现在再讨好,晚了,果然是女生外向啊,妈还是等着未来儿媳孝顺吧。”

  闻言,陆拂桑眨巴下眼,“那我以后把您刚才敦敦教导的那些都不动声色的传递给嫂子,让她心里不但装着我哥,还装着您和爸,如何?”

  郝美芳看她一眼,“这还差不多,总算你开窍了。”

  “嘿嘿,妈这未雨绸缪的,我都自叹不如。”

  郝美芳被恭维了却也不见脸上多欢喜,又叹了声,“可是我未雨绸缪了这么多年,也不见那雨下啊,你哥那个二愣子,啥时候才能开窍?”

  陆拂桑暗想,她哥已经开窍了,不过这种八字没一撇的事不宜说,于是,笑眯眯的宽慰道,“您放心吧,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您老的旨意我已经领悟了,只要遇上合适的,我一定给哥留着。”

  闻言,郝美芳才笑起来,“就等你这句话了。”

  “……”

  她妈大大咧咧的个性绝对是装的!连亲生女儿都套路,服气。

  拎着食盒去医院的路上,逐月开车,天枢去汉水院还没回来,陆拂桑手机响起,号码是陌生的,但是一溜的吉祥数,让她眼皮跳了跳,大约猜到是谁了,“你好,哪位?”

  那端传来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孙媳妇儿,是我,你奶奶。”

  陆拂桑挤出一抹笑,客套的道,“奶奶,您好,找我有事儿?”

  “呵呵呵,没事儿,就是谢谢你包的饺子,刚吃完,香着呢,你爷爷和公婆都吃的意犹未尽,直夸你厨艺好,把奶奶我都比下去了……”

  “呵呵,您太过奖了……”

  “一点都不过奖,呵呵呵,奶奶要是被别人比下去,心里或许会不痛快,但是被自己的孙媳妇儿比下去,奶奶只有满满的骄傲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

  陆拂桑唯有干笑。

  廖玉凤忽然压低了嗓子,神秘兮兮的道,“不过最骄傲的还是阿烨,你是没见他那得瑟的样子啊,哎吆喂,恨不得昭告天下了,他媳妇儿又贤惠能干,又温柔体贴,大清早的就给他送饺子吃,啧啧,就差兴奋的窜上天了。”

  “……他不会到处宣扬了吧?”怎么觉得有点难为情呢?

  “没有,他闷骚着呢,心里再欢喜,也得端着脸耍酷,不过,嘿嘿,有奶奶在啊,就帮了他一把。”

  “您怎么帮的?”她开始不安。

  就听廖玉凤道,“我拍了照,发朋友圈了,哈哈哈,一分钟就点了百十个赞,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声音,我回复信息都把手累残了。”

  “……”

  “孙媳妇,我已经加你好友啦,快通过,通过后,你就能看到了,呵呵呵,别忘了点赞。”

  “……好。”

  挂了电话,陆拂桑果然看到有请求加好友的信息,只是那名字,让她看了嘴角直抽抽,七十八一枝花,秦烨的奶奶真是太调皮了,她忽然挺好奇秦老爷子是什么网名。

  点了通过,很快七十八一枝花就给她发了个笑脸过来,然后就是好多张照片,秦烨端着脸的强装出来淡定,秦老爷子无奈又纵容的配合着笑,秦烨父母那尴尬的配合着做出的激动,她越看越是绷不住,最后扑哧笑出声来,不得不说,秦烨奶奶很作,但是作的很可爱。

  她有点喜欢了,

  但是点开朋友圈后,她又笑不出来,就见十八一枝花的最新更新状态是,“孙媳妇的网名是桑女王,霸气又威武有没有,哈哈哈,马上就逼着孙子改了名字,小烨子,桑女王和小烨子,是不是有爱到没朋友?”

  桑女王和小烨子?

  怎么有种女王和身边小太监的既视感?

  陆拂桑默默同情秦烨三秒,想着大家肯定都在心里疯狂吐槽,但没一个敢说的,直到有个网名叫月白风清的号发了个狂吐血的表情,后面跟了句‘您真是史上第一坑孙子的奶奶,给跪了。’

  七十八一枝花立马跟了句,‘平身,你不用羡慕小烨子,以后奶奶也会坑你的。’

  看到这里,陆拂桑忍不住又喷笑,这回复太狠了。

  看了一路,到医院时,陆拂桑的唇角还是上扬的,等进了病房,宁负天见到她,自然好奇的问,“有什么喜事吗?”

  陆拂桑摸摸脸,“很明显?”

  宁负天一边吃她送来的水饺,一边点头道,“嗯,眼里像是开出花来了。”

  陆拂桑笑了笑,“没什么,看了个笑话,你昨晚怎么样?伤口疼了吗?”

  见她转移了话题,宁负天也没揪着不放,“有一点疼,不过睡得还好,你那个朋友早上来过了。”

  “嗯?你说方媛?”

  “嗯,她跟着负责我的外科医生过来查房,问候了几句。”

  “没再说别的?”

  “没有,但是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怎么个怪法?”

  “就像是……金屋藏娇。”

  “……”

  ------题外话------

  下午还有三更

看过《名门盛宠:军少,求放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