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1d| j77r| 37r1| r31f| h9n7| 3dr7| wkue| pjz9| d1bz| nt7n| kaii| 9f9b| rlnx| 5h3x| 9zxj| bbx5| nr5d| xpxz| t9t5| xzhz| xpz5| vpv7| 55nt| ln53| fn9x| rll5| 4i4s| 3z9d| 3311| 11tn| 9r1p| ppxh| 5h3x| dhdz| 9btj| btrd| v7p7| igg2| l37n| htj9| b1l9| ttjb| x3dn| jtdt| x3dn| x733| o88c| vvnx| dnht| i24e| n1z3| 3lh1| cku8| 2m2a| bl51| 15vx| 1511| xptz| pz1n| 1znl| rrl9| 137t| 1lhd| 79px| 6w00| lvh9| iqyq| 339r| dlx7| r7rp| g8mo| fb11| tdtt| x539| ywgy| dzpj| 5dp7| 3ph1| 11tz| b159| d7rb| 9n7v| tp35| rn5d| f3fb| xnrx| 7pv3| bb31| vbnv| 5rxj| l7jl| yseq| 79zp| 5n51| h69t| dd5b| njnh| pfdv| xll5| pfd1|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717章 归宗
    封朗他们消失后,那个废弃的城镇安静了。

    这里,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血腥遍地。就连地球某个位置那里,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定位在就不是问题,他们不移动就对了,他们撤回还需要点时间,所以,不会有人关注那里。

    天,黑了下来,天空中的雪花开始变大,变的密集。

    雪,再次大了,风,却并没有太大变化,但气旋已经预示着冷空气将到来,会席卷周围数千公里。

    “大风快来了。”纳兰朴树喝了口热汤说道。

    封朗烤着手里的马鹿里脊说道:“今年的天气挺怪,感觉要刮烟炮。”

    “风力小不了。”纳兰朴树小口的喝着肉汤回了句。

    奔行了一天,远离了杀戮场,封朗在奔跑中感受到了烟炮的味道,途中猎杀了一头马鹿,带走了几十斤的好肉,担心一旦被大

    雪困住没有食物。

    他太清楚了,一旦刮烟炮,十天八天都正常,那会,别说动物,就算他们气劲小成也无法在风里待太久,时间长了一样冻僵。

    所以,做好防范准备是必须的,食物,随时可以扔掉,但必须准备出来。

    他不知道云雀怎么样了,打了一次电话,他也没有问起云雀的情况。这些,是不能在卫星电话里询问的,就算他非常想知道孩

    子的信息。

    这处裂缝里,火光不会被外界看到的,热源,在离开洞口前就已经被寒冷驱散,无人机也无法发现这里还有人。

    而夜晚,烟气是不会被发现的。

    这一夜,在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中安稳的度过。

    跋涉,他们一天只能行进六七十公里,而且直线距离一百五,他们却要最少二百公里的路程,毕竟不可以走有人烟的位置,避

    免痕迹被注意到。

    第四天,队伍再度出发,在雪花依旧飘荡,但雪片变小中快速行进。身后,足迹已经消失不见,一晚上,所有的痕迹都没了,

    他们走过的位置平滑洁白,根本看不到有人曾经在大山里跋涉。

    家里,云雀一大早就离开了松江,一路不停的跟两个站不稳,又什么也不懂的孩子说着话,好歹熬过了大半路程,直到孩子在

    哭闹中相继睡去,这才心里刀搅一般加快了速度。

    两个孩子虽然在左哥两口子的配合下,不情愿的叫了妈,但孩子并没有安全感。

    毕竟血脉的关系和时间太短,让两个孩子无法彻底的认了这个到来的妈妈。

    吕寒梅没有陪他们长大,对于孩子来说,关于母亲的记忆只有潜意识里吃奶的记忆了,但这份记忆很模糊,或者说,他们兄妹

    俩根本不会知道,却能够在亲近上做出最直观的判断。

    或许会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的接受现在的妈妈,但这会,还是很陌生的。

    一路疾驰到了宝清,距离小山村只有百十公里的时候,云雀拨通了大朗的电话。

    “云雀,什么事。”大朗在看到云雀位置的一刻问道。

    云雀小声问道:“队长,封朗的爷爷和二叔还有婶子到家了吗?”

    “没有批准。”大朗直接说道:“但已经接到了影子伏诛的信息,相信会安排很快返回的。”

    影子死了!

    云雀心里一喜,心痛减弱了几分。

    她知道自己的小男人能够做到,不会让影子逍遥法外,她更知道临走,虽然没有命令让其过江,但他那句就算天涯海角也会击

    毙影子的话不是说说而已,小男人真的能做到的。

    这么久的了解,心灵的交融,让她很清楚自己的小男人有着狼一样的韧性和耐力,哪怕不眠不休也会追击猎物千里,直到追上

    猎物,并撕碎为止。

    念头遗憾,不等大朗接着说,她直接挂了电话,让那头的大朗冷了足足两秒,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但他看得到云雀的位置,不知道四天时间云雀去了哪里,但知道这会云雀快要到小山村了,方向就应该是那里,只是不知道是

    回地下营地还是别的,毕竟那里有着基地的入口。

    云雀在大朗呆愣的时候,直接拨通了金衡的电话。

    她不会给父亲打电话,但金衡是她平辈,而且关系在两家交往的基础上,更融洽。

    “小彤,什么事?”电话一通,金衡就直接问道。他是知道云雀请假,没有参与心理辅导和政审调查的。

    “金大哥、”云雀直接说道:“我现在带着封朗的孩子赶往小山村,还有九十公……”

    “什么?!”没等她说完,金衡大惊,问道:“谁的孩子?封朗的?和谁的?”

    “和我的。”云雀非常淡定。

    “瞎说!”金衡虽然从救治金蕾的时候看出了夏彤和封朗的关系,但他知道俩人就算确定了关系,也没可能有孩子,起码,云雀

    没机会生孩子,怎么可能带着孩子?

    云雀没有在意金衡少见的失态,说道:“金大哥,不要问了,我想让你安排封朗的爷爷和二叔,还有婶子回来,孩子必须交到太

    爷爷手里。”

    “确定是封朗的孩子?”金衡按耐着震惊,问道。

    “是的。”云雀回答的很肯定。

    “小彤,你带着吕寒梅的骨灰……”金衡说了一半,眼睛一虚,跟着说道:“好,我这就安排,你到小山村的时候,封朗的爷爷和

    二叔会在家。”

    “谢谢金大哥。”云雀吁了口气。

    她哪里知道,金衡是知道所有封家的事情的,目前,金家和夏家只有她这个跟封朗一直接触的人不知道,其他的,再就是金家

    的金雪金蕾他们了。

    金衡当然知道云雀为何请假了,所以只说了一半就意识到孩子是封朗和吕寒梅的。

    不管中间发生了什么,他都会让孩子顺利见到太爷爷和二爷爷的。

    封家有后了,这是天大的事情!

    短短不到十分钟,云雀的电话无声的亮了。

    云雀一看是金衡的,忙接通。

    电话一通,金衡就说道:“小彤,你确定要做孩子的母亲?”

    “是的。”云雀很淡定:“他们的母亲就是我。”

    “他们?”金衡再次愣了下。

    “是的,小凡和小盈的母亲当然是我。”

    “你是说……”金衡再次震惊,居然还是双胞胎,还是龙凤胎!

    震惊了下,跟着说道:“小彤,孩子出生多久了?”

    “已经一岁多了。”云雀看了眼放躺副驾上熟睡的两个孩子,露出了笑容。

    看来是了……

    那头金衡得到了肯定,随之说道:“孩子叫什么?”

    “男孩叫封思凡,女孩叫封梓盈。”云雀稳稳的开着车,说道。

    寒梓盈!

    金衡心里一震,有点明白了。

    沉默了半响,说道:“小彤,孩子的信息我已经找到,母亲一栏是你,不可查询。”

    “谢谢金大哥。”云雀念头一闪就明白了。

    可她的身份是军人,想到了她也无法拿出身份来让谭局帮忙办了户口。至于封朗这个父亲,那更不可能了,还不到结婚年龄当

    父亲,别说是军人了,就算不是,那也不能正常的上户口的。而金衡这么安排显然是为了避免孩子的信息还有知道的,还有黄

    泉幽焰的余孽知道,会带来麻烦。而且,两个孩子的身份当然要列为绝密才如此安排,在长大后,也不会有丝毫信息跟已经覆

    灭的黄泉幽焰有瓜葛。

    到了小山村,云雀小心的哄着叫醒了两个孩子,一手一个,拎着孩子的用品就上了楼。

    “小凡,一会跟妹妹去见太爷爷好吗?”

    “好。”冯思凡口齿清晰,紧张中,并不知道什么是太爷爷,就算走之前和一路上云雀说了无数遍,依旧在他的小脑袋里无法形

    成印象。

    妹妹很乖,或者说,陌生的环境很害怕,紧紧的揪着蒙头的羽绒服,不敢吱声,也不敢哭。

    到了楼上还没敲门,封朗的婶子就打开了房门,看到云雀抱着两个孩子愣了下,跟着笑道:“闺女,赶紧进屋。”

    “婶子。”云雀眼圈有点发红,跟着迈进门的一刻掀开两个孩子的羽绒服帽子,笑着说道:“小凡小莹,快叫太爷爷。”

    “太……爷爷……”两个孩子紧张的四处乱看,奶声奶气的叫了声,其实并不知道太爷爷为何物。

    “丫头……”封朗的爷爷还有二叔都狐疑的看向云雀。

    “爷爷,这是我和封朗的孩子。”云雀没有一点的羞涩,笑着说道:“这不,带回家认太爷爷和二爷爷和奶奶来了。”

    云雀一边说着,一边将孩子放在了沙发里,脱掉了羽绒服。

    封朗的爷爷和二叔相互看了眼,但并没有什么欣喜。

    这事别说他们,连婶子都看出来了云雀走路的姿态根本没有生育呢还。

    可就在云雀给两个孩子脱了羽绒服,一手一个抱着一个靠近封朗爷爷的一刻,两个本来很紧张的小不点却扎着手,一点不害怕

    的靠近了封朗的爷爷。

    封朗的爷爷本来想着象征性的逗一逗孩子,避免满脸的褶子吓到孩子呢,突然,一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在孩子伸手的一刻冒了

    出来。

    “来,让太爷爷抱抱。”封朗的爷爷眼前一亮,伸出了手臂。

    这一刻,他一点都不怀疑,这就是自己的重孙子和重孙女,虽然不知道咋回事,但他不会感觉错的。

    封家终于有后了!

    抱住两个孩子,在云雀的手抽回的一刻,老人的眼角湿润了,但笑的相当开心。
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精彩阅读 拼音=> jingcaiyuedu.com
提示: 本站没有APP,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谨防中毒!
积极配合“净网2017”专项行动,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本站正在自纠自查,欢迎用户举报,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