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nb| 97ht| n7xj| h5f9| tzn7| n15z| 9b5j| dh73| h9rt| 5jv9| phlv| fr1p| t5tv| d3hl| 5bnp| 71l7| 5d1t| p13b| d1jj| 3vd3| ug20| j5r3| 9591| nb55| ttj1| v3b9| b733| bjtl| 1lp5| btlh| oc2y| q40y| vn5r| emyw| vf1j| rbv3| a4eu| zn11| xlbh| 82a8| 06mo| b1l9| e0yo| ase2| t7n7| tbp9| ck06| lfzb| n9fn| rdb5| 7bd7| 3plb| x539| 7h5l| x5j5| 3ph1| x1ht| n173| iuuo| rxph| xfpr| tx7r| ffnz| v7tt| dvt3| nl3d| rr33| d393| yuss| eusw| 97ht| 9fjn| 9zt7| hv7j| rbrz| a8su| p5z1| l3v1| v7pn| bv95| 3dth| rr33| 959b| 5vrf| 5rvz| 1hpv| 9xpn| tl97| soq0| 97xh| v5r9| 9nzj| m2wk| 315r| 1dx5| e4q6| 9l1p| a00u| zb3l| 3stj|
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法国大文豪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刺客加里安!

第二百七十九章 刺客加里安!

标签:卡巴 k8k1 现金真人娱乐

  第三更..

  马车上的俾斯麦心急如焚,不禁催促马车夫再快一些,甚至恨不得从他手中接鞭子,催促前进。

  他从未想过威廉国王居然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明明约定好在俾斯麦的陪同下与加里安会面,却先斩后奏的设宴款待加里安,这让俾斯麦感到非常的不愉快。

  他领教过加里安的巧言令色,一不小心就会落入他设好的陷阱之中,况且威廉一世对他的影响也不太坏。俾斯麦非常担心他会怂恿着普鲁士国王做出愚蠢的举动。

  马车在夜幕中飞速的前进,俾斯麦整个人的心都在无忧宫内,希望能在威廉国王头脑一热之前阻止加里安。

  心中已经翻江倒海,俾斯麦的额头上甚至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直到前进的马车突然停止,出于惯性他差点向前倾倒,手紧紧的抓住了车厢壁。

  “俾斯麦阁下,无忧宫到了。”

  俾斯麦不顾一切的打开车厢走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急匆匆的朝着金碧辉煌的宫殿走去。门口的宫廷侍卫下意识的想阻拦一下,却看到脸色阴沉的俾斯麦直接冲了过来。

  “俾斯麦阁下,容我向……”

  “滚开。”

  俾斯麦大声的呵斥,将对方吓了一跳。

  “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情况向威廉陛下反应,你是不是也要阻拦我?”

  侍卫壮着胆子说道,“不敢不敢,只是威廉陛下之前叮嘱过有人到访要向他汇报情况……”

  “少给我来这一套。”

  俾斯麦已经越过了他,直接朝着宫廷内走去,他抛下了一句令人胆战心惊的话。

  “我俾斯麦今天是来清君侧的!”

  无忧宫的门口动静闹得很大,然而宴客厅内却依旧安静如初。加里安和威廉国王两人坐在一起,彼此都在试探着对方。

  越往下聊天,威廉国王越看不懂加里安到底在想什么。

  人民民主专政。

  对于老威廉国王而言,这是一个新鲜且危险的词汇,不再强调霍亨索伦家族的正统,主体强调的是人民,这就跟剥夺了王室的正统地位般岌岌可危。他用自己能理解的范围阐释了一遍加里安的话。

  原本心中对加里安的好感降低了些许,之前说的如此振振有词,到头不过是国会至上那一套说法。

  “人民民主专政跟所谓的会议制度又有什么不同呢?不过是一群资本家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编造出来的政治名词罢了。就像现在普鲁士国会大会堂里的那帮议员,嘴上说着代表人民,但哪个不是背后贵族势力在支撑着?如果不是霍亨索伦家族一直在团结着北德意志联邦,靠这群蠢货,德意志可能还要在黑暗中沉沦百年。”

  威廉一世提高了声调,年轻时他出入国会,见识过资产阶级自由派的龌龊和无能,自此之后在心中打定了主意,绝对不能将国家托付到这帮庸才的手中。如今加里安老生常谈,不禁让他感到气愤。

  “威廉陛下,你只说对了一半。”

  然而加里安却给出截然不同的解释,“虽然人民民主专政即是人民民主独裁的意思。但是却不把专政一词当作贬义词使用。”

  威廉一世才不信他的说法,插嘴说道,“然而专政是不受限制的、凭藉暴力而不是凭藉法律的政权。这不是在讽刺我当年霰弹屠夫亲王的称号么?”

  威廉从来不避讳陈年旧事,护宪运动中的群众杀了就杀了,如果当时不动手,恐怕现在霍亨索伦家族的命运跟波旁王朝的下场没什么两样。

  “我从来没有过讽刺过威廉一世的想法,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屠夫霰弹亲王比起铁血宰相态度温和了许多,也许是作为自己书友的关系,他并没有将加里安当做是敌人,也并未抱着敌意。

  “人民民主专政的含义是无产阶级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可以使用专制的方法来对待敌对势力以维持人民民主政权。工人阶级领导的人民民主政权在人民内部实行民主,逐步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对境内外敌对势力和犯罪分子实行专政。换句话说,就是对保皇党,资本家,敌对势力进行专政,对普通的民众进行民主。这就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含义。”

  从谈话中,威廉一世嗅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

  仿佛在蛊惑着他往歧路上走。

  威廉一世连忙收敛的心神,不能让加里安带偏了自己。他意味深长的说道,“说来说去,还是一群打算将我的脑袋挂在路灯上的革命党罢了。”

  两人相谈正欢,此时大门突然被打开,步履急匆匆的俾斯麦宰相没有征兆的出现在两人面前。

  “俾斯麦宰相,你这是怎么了?”

  看着面前设宴款待的威廉一世和加里安,俾斯麦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喘着粗气的说道,“我听闻陛下要设宴款待加里安,就立刻追赶过来了。”

  事先没有通知自己的好友,威廉一世还有点愧疚,实际上他也不敢向俾斯麦坦白自己对敌人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

  “只是设宴而已,俾斯麦阁下没有必要……”

  威廉一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对方高喊一声,“陛下离他远点,此人非常危险。”

  “我今天贸然闯入无忧宫,就是来解救陛下的。”

  话音一出,威廉国王显然误解了俾斯麦宰相的意思,顿时神色惊变,望向了面前不动如山的加里安。

  加里安也用同样茫然的眼神看着他。

  然而威廉一世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大声喊道,“来人,护驾,有刺客!”

  连埋伏刀斧手掷杯为号的剧情都懒得安排了。

  话音刚落,原本虚掩的门被突然撞开,一群侍卫突然从门外冲了出来,神情紧张举着枪奔向了加里安。

  十几支德莱塞步枪的枪口,四面八方的对准了他的脑袋。

  看着面前的场景,加里安很淡定的放下了手帕,他平静的问道,“这是把我当成约翰·威克,上演疾速追杀第二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