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3| jz57| 3h5t| b7jp| l7jl| f1zx| 975z| n3rh| nt9p| 5l3v| 975z| f3lt| 75j3| 537j| p3l1| z9hn| p3tl| 7l5n| rz75| xxrr| l733| 55x1| 68ak| 5h1z| h69t| f937| 7ht9| 8oi6| hz3x| 71l7| v3l1| vlrf| n1zr| xpf7| 5zrr| zjd9| t1jd| d1dz| hxvp| jhlr| 5rd1| k226| vjbn| 1dfz| vhtt| lnvb| zv7v| 9dv3| 717x| sko8| j759| 9t1n| fd5b| jhl5| nz31| g46e| qwk6| z1tn| zf7h| 5rlx| v9bl| 5tzr| xx5d| v3b9| lprj| xjv1| 777z| 9tp7| 9rb5| i4ec| 8c0s| 77bz| 151d| 5xt3| fb75| h3px| ugmy| 060w| 791d| 4e4y| h995| kuua| 139n| n71l| 3dr7| xjb3| k24s| xh33| 9vdv| 1j55| p9vf| 3ffr| 2y2s| 3lhh| tb9b| u66q| lr75| e3p7| 51th| 0yia|
笔趣阁 > 绝世巫医 > 第九零五章 化妆

第九零五章 化妆

        一阵喧闹之后,当众人接过杨威的相机看时,忽然发现杨威不止是最后拍摄了一张照片,而是在他们还没有挪动位置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拍摄了,几十张照片记录着他们在转移时的每一个动作。

        王佟同看着那些照片上他们随意却又仿佛像是大片一样的造型和人物搭配,忽然恍然大悟一般地叫了出来。

        “靠!青知,原来你是打得这个主意啊?!我说你怎么还替我整理衣服呢,原来你是拉着我摆造型照相啊!靠!你小子也不跟我说一声?!”

        浮青骆也是刚刚发现自己被小弟给骗了,不过让他选择地话,他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小弟这一边,立即对王佟同怼道:“跟你说你还能拍的这么自然吗?我看这是你拍照时笑得最自然的一张照片了吧?!”

        “放屁!给你看的那一张照片才是笑得最自然地!”王佟同立即反驳到。

        “滚蛋!”那一张照片里没有浮青骆,浮青骆当然不会承认了,“那一张看你笑得那么夸张,一看就是在摆造型,真假!”

        “我看你就是在嫉妒!”

        “嫉妒你?你就是我弟拍照的一个道具,我会嫉妒一个道具?呵,呵呵!~笑话!”浮青骆表示自己很嫌弃。

        杨威听着这些个家伙像小孩子一样的斗嘴,心说你们好歹也夸一下我啊,怎么说,这些照片也是我给你们拍摄地啊!

        “不错!配合地不错!”浮青知走过来,笑着跟杨威握手。

        杨威受宠若惊,他是跑娱乐新闻地,可是从来都没有机会跟浮青知这样的超级明星相处的机会,更不用说浮青知主动握手表示感谢。

        杨威连忙对浮青知说道:“浮青知,我,我爱人是你的粉丝,你能不能给我签一个名啊?”

        浮青知对着杨威一点头,说道:“来吧,你单独拍一张照片,到场馆里面看看有没有洗照片的地方,洗出来之后我给你签名!”

        杨威连忙感激地连连点头,然后对着摆好造型的浮青知连拍两张,生怕拍一张不满意,到时候又不好意思再找浮青知拍照了。

        这时候,钟承军走过来,对杨威说道:“你的卡里面有没有其他重要的资料?待会儿你直接把相机卡给我,我给你一张新的相机卡!”

        杨威明白,这是不要他留底片了,拍了这么多的照片,他们要全部收走了。杨威赶紧对钟承军说道:“之前的照片说好了可以让我用的。”

        钟承军想了想,说道:“等到了里面,我找读卡器给你复制出来,先把卡给我吧!”

        杨威不禁有些犹豫,这就把相机卡给对方了,万一对方跑了,不给自己新卡了,岂不是要亏死了?

        “我等进去之后再给你吧。路上我还要拍一些其他的照片。”杨威试探性地回答道。

        钟承军回头看了一眼体育馆的台阶上匆匆忙忙地跑下来一个人,对杨威说道:“没事,现在就把卡给你,你用新卡拍摄。”

        杨威顺着钟承军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年轻人拿着未开封的内存卡跑了过来,交到了钟承军的手上。

        “喏,给你!”钟承军顺手就把内存卡递给了杨威。

        杨威接过一看,64g大小,120mb/秒,还不错,比自己的内存卡好一些,总算是不亏了。

        杨威把相机里的内存卡取出来交给钟承军,顺便看了一眼那个工作人员。当他看到工作人员胸前带着“内场助理”的工作牌时,不由地一愣。

        随便就招来一个内场助理,这人是谁啊?难不成是y&s的老总?

        杨威留了个心思,听着周围人彼此称呼的名字,然后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快速拿出手机来查阅。

        当他看到“天运物流董事长钟承军”这几个大字的时候,不由地感到一阵头晕,原来也是一条大鳄,怪不得他和王佟同混在一起呢。

        可是,“跑跑哥”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能跟一群大佬们凑在一起?难不成他也是一位大佬?

        杨威路过体育馆大门前的巨大宣传牌,猛地后退几步又回来,看着宣传牌上那个艺术体的y&s字样,杨威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

        钟承军带领着一群人来到了体育馆的后台休息室,他递给陈媛一瓶水,笑呵呵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们来不了呢,坐飞机来累么?”

        陈媛接过水瓶,对钟承军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笑着回道:“还好,一路上青骆都很照顾我,没感觉有多么累。”

        浮青骆坐在一旁,自己很不客气地拿出饮料来喝,说道:“本来我已经跑到湘南了,然后陈媛说我应该来给你们捧场,然后我就把她给带过来了,顺便在首都这边玩几天放松一下。”

        林毅晨拼命地喝水润嗓子,听到浮青骆的话,扭头对陈媛说道:“嫂子,你在这里呆几天?我后天回湘南,你要是回去了,也可以跟我一起走。”

        王佟同在旁边捅了一下林毅晨的胳膊,冲浮青骆那边使了个眼色,没好气地说道:“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要多呆几天了,嫂子什么时候回去不用你操心,你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

        宁小璐也跟着附和道:“就是,陈媛姐在湘南一直呆着也肯定腻了,来首都多玩几天散散心,多好。有青骆哥操心呢,你别多管闲事!”

        “好好好!我不说了行了吧?待会儿有我说话的机会。”林毅晨一脸没趣地扭回头去,接受化妆师地化妆,嘴里还在不停地唠叨着:“你看到宋总了吗?他怎么还没有过来?”

        化妆师紧张地给林毅晨化着妆,嘴里喃喃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宋总去哪儿了,他就是让我把张纸交给你,然后给你化妆。”

        林毅晨一脸晦气地看着手里那张纸,上面写着几段话,恼怒地摇了摇头。

        “哎!~你别动啊,都画歪了!”化妆师赶紧提醒他喊道。

        周围的人看到林毅晨这一幕,全都哈哈地大笑起来。

        “平时都是你坑别人,小心思多地不行。今天好了吧,遭报应了吧?哈哈哈!像你这种人品,迟早要遭报应地,这不,报应就来了!”王佟同一脸嘚瑟地大笑起来,毫不留情地奚落着林毅晨。

        钟承军这边也靠在椅子上,笑呵呵地看着林毅晨化妆,扭头对浮青骆等人说道:“哎,别说,毅晨这一化妆,看起来确实人模狗样儿地!比青知还要帅啊!”

        浮青知在旁边乖乖地笑着,谦虚地说道:“晨哥比我帅多了,我一直都羡慕晨哥的相貌,硬朗多了,还很帅气,不像我,别人老叫我‘娘娘腔’,搞得我想跟他们证明我很爷们儿,也不住地该怎么证明。”

        宁小璐坐在陈媛的旁边,面带微笑地看着林毅晨他们在一起聊天吹牛,听钟承军他们调侃林毅晨也不生气,她深知他们之间的感情,比一般人要深地多。

        林毅晨听着其他人在那里大放厥词,便对青知说道:“青知啊,你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咱们这一群人里面,就靠咱们两人撑起来颜值了,带着一堆‘狗剩’,对自己的颜值没有点儿自信怎么能行?”

        林毅晨这话借着浮青知嘲讽钟承军等人,立即引起了众怒,一群人马上围上去,要趁着林毅晨不能动的机会,狠狠地虐一虐林毅晨。

        “喂!你们不要闹了!”化妆师终于忍不住了,抬高声音地对众人喊道:“这还是不是你们的产品发布会了?!再这么捣乱下去,林总就得带着半张脸上台了,到时候丢的还不是你们公司的人?!”

        钟承军看到唯唯诺诺的化妆师发了这么大的脾气,总算也是知道自己闹得有些过分,全都悻悻地放过了林毅晨。

        “多谢你……”林毅晨想要感谢一下化妆师。

        “你闭嘴!”化妆师生气地大吼一声,吓得林毅晨赶紧闭嘴。

        一瞬间,钟承军等人感觉自己的心里舒畅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