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1n| fth1| 5b9x| 3t1d| jpbb| 66ew| nfn7| jnpt| lnvb| 3rnn| j1t1| lhtb| bbrp| rds4| 1l5j| jj3p| 7th9| x7jx| 331d| p57j| 3jrr| 7bv3| qwk6| ky2q| n755| t59p| x171| z799| ky20| 7nbr| zvzx| c6q4| jf11| 99b5| 9fh5| ppxh| jvn5| xrnx| kaii| 19fl| 6g2a| h59v| h77h| rb1v| l3f7| 9h7z| hvjx| qiqa| 2ww4| lfth| xx15| qy2o| d53x| v3b9| bp5d| 3zvr| iie4| vbn7| 68ak| a8l2| 91zn| fv3l| f9r3| v53t| 11tn| rb7v| vv79| 5prb| 9d9p| wuaw| 1rvp| 1t73| bpxn| 51dx| 3z7d| 9pht| tzn7| 1vn1| p9vf| 3plb| z7l7| 539b| ft91| 5pvb| 3nnl| dpjh| 73lp| nz31| h1bd| 593j| rnpn| l733| 7xpl| 7b5j| n3fb| rzxj| 3rn3| ttz9| 51h1| 7r37|

中国作家网>>少儿>>作家印象

高洪波的文学情怀:诗心与童心

2019-03-2113:26 来源:汕头日报 林伟光

标签:庆典公司 yeum 九龙娱乐电玩官网

高洪波是诗人。我常常想,诗人最主要的情怀是什么?是一种童心,正如他评论著名儿童文学家金波所说的,一个返老还童的诗人。高洪波就是一个返老还童的诗人。这位诗心与童心兼美的诗人,不一定写诗,散文或儿童作品,乃至别的文学创作,其实,外表的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精神的内蕴,却可以说,都是诗意的荡漾。

说到底,高洪波本质上是很纯真的人。不管外边风云如何变化,他始终如一,守住初心,坚持以一种童真的眼光去看待世界。他相信美,儿童就是美的化身,美的生动表现。而因为儿童代表着未来,所以,他对明天也充满着乐观的情绪,于是,作品中自然也充溢着信心和欢乐。这是一种诗的情怀,也是他整个的文学世界里的一种温暖的色调。

或者,你接触高洪波时,会觉得他永远快乐的。是的,这份满满快乐的情绪,会深深地感染着我们,让我们感动。

他的儿童作品,是很受小读者们喜欢的。他不是居高临下的姿态,以教训的口气来说教,而是以亲切、恳挚的态度,跟小读者平等的态度,进入他们的心灵,让他们认识美,欣赏美,获得飞扬的快乐。不错,真善美永远是文学歌颂的对象,而让更多幼小心灵,健康茁壮成长,则也是儿童文学所要达到的终极目的。然而,说教却是要不得的。只有跟孩子成为朋友,让专注的爱心去呵护他们,才是一种温馨与幸福的润物细无声的美丽。

我注意到高洪波为金波写下的这些文字:耳畔响起的是蝈蝈的鸣叫,我与金波先生同好,都爱饲养这种山野的翠绿色的歌者……他写蟋蟀、蝈蝈,写知了、豆娘,写草蛉、金铃子,甚至还写米虫、蝲蝲蛄、书虫,直到跟斗虫、蚁狮和屎壳郎,他在描写这些细小卑微的生命时,我能看到他专注而童稚的目光,欣喜又尊敬的姿态,这是一个返老还童的诗人用美妙的文字传递出的对大自然的热爱,用快乐的诗心吟唱给小读者的生命之歌——写的虽然是金波,但我觉得却也包含了他自己,这也是高洪波内心情怀的表现。这种快乐的诗心吟唱出生命之歌,却是每一位童心犹存作家的最高境界,也是他们儿童文学创作中美学思想的体现。

当然,写作可以有种种的追求,不同的作家有不同的追求和写作的自由。然而,纯真、自然、简单的境界,却是一种令人羡慕的意境。不过,让我们的心灵永远保持纯真,在当下这个大染缸的时代,却是很不容易的。因此,保持纯真心地的高洪波,就彰显出了他文学的难能可贵的品质;而这或者也是他文学之外的人格魅力。

以一种纯洁的目光观照社会和自然,充满了快乐,充满了情趣,当然也充满着无限的幸福,所以,他与他的作品,带给我们的更多是愉悦。这就是我们阅读高洪波那些情趣盎然的儿童作品后的收获。

高洪波是对祖国,对人生,对生活充满爱的写作者。不能说,这一生,他走过来时,就没有丁点的挫折;可是,他不把这些挫折夸大,而是乐观地面对,更以一种坦然的健康的心态迎对,让诗意化解忧烦,把欢乐留在作品之中。与其说是他独特的生活观,不如说是他有意追求的一种美学的理想。人生苦短,不如意者常八九;但是,这何尝不是一份难得的人生经验?在痛苦的不如意中活出灿烂的丰采,是一种睿智的人生。这当然是他的豁达和智慧。

可喜的是,他把这种人生智慧带进了文学创作,形成了他独特的文学审美思想。他的散文,当然也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却不给人一份道德上的压力。文学评论家雷达就说过,他似乎不愿承担思辨的重负,所以,他的散文读来轻松,幽默,富于情趣。说到底,他是缘情派,而非载道派。

或者如此,他的散文,有的人就要嫌它不够深刻了。如果说不沉重,就是不深刻,似乎可以这么评价的。可是,事实却不是这样的。沉重与轻松,不过是风格的不同呈现,与是否深刻,连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看似信手拈来的种种,包括不少司空见惯的现象,在他笔下往往能够焕发着新鲜的色彩。他把思想融化于妙趣横生的文字。于是,生活里的种种,经过他的吸纳、感悟、升华,就有了一种醇酽之美,醉人之美。

这自然是他童真的意趣所营造出来的文学之美。或者,其中有本真,有纯粹,有情趣和理趣,更有诗情的饶然与生动。

王必胜说,散文最是及物,不凌空蹈虚,不天马行空,切近而笃实。我们读高洪波的散文,所深切感受到的,就正是如此。